河南某监狱家属院物业频繁更换 疑似有幕后操控_星空观察网

河南某监狱家属院物业频繁更换 疑似有幕后操控

2020-11-18 16:28 来源:未知

宁馨苑小区位于郑州市郑东新区郑开大道与前程大道交叉口向北,是河南省某监狱(以下简称:监狱)家属院,小区共24栋楼842户,2014年开始入住,七年来物业公司频繁更换,物业与业主和监狱矛盾重重,住户对此不解,物业公司亦满腹委屈,抽丝剥茧发现,疑似有幕后操控。
    宁馨苑小区的物业目前由河南东鼎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鼎公司)负责,东鼎公司之前的两任物业,一任被撵走,一任自动退出,现任物业也先后经历拒签合同、告知撤场,威逼等桥段。
    今年9月份,不少住户反应:自家的电卡和电表度数出现问题,预充余额几百块钱的电卡突然没钱被停电。
    住户和东鼎公司了解后才得知,电费系统被监狱实际操控的宁馨苑小区业主委员会(以下简称:业委会)以升级的名义更换,更换后行保科才安排“占地工”(监狱原地址在巩义市,失地农民被安置到监狱当临时工,简称“占地工”,监狱搬迁后,这些临时工闲置)晚上往楼道里贴《水电管理通知》,告知住户业委会将对原有供电系统进行升级,并组织人员每周三在行政区大门保安室收费。
    东鼎物业已离职的项目经理回忆:今年9月初,罗科长给我打电话说业委会准备接管小区水电,自从我到小区后,一直没见过业委会的人,有事都是找监狱行保科罗科长或工会张主席,我让业委会的人去物业找我见面沟通。
    直到第二天下午,也没见到业委会的人,晚上我在小区巡逻发现有人偷摸张贴《水电管理通知》,我问谁让他们乱贴的?他们说是他们领导让贴的。我拿出手机边录像边问哪个领导?他们就夺我手机,拽我衣服,骂我、拿手电筒狠狠的往我头上砸,他们几个人打我一个,我一直没还手,边躲边退,退了几百米他们拽着不丢,我的手被抓破,衣服被拽烂,银行卡也不知道啥时候丢了,头被砸的疼了一个多星期,报警后到派出所,他们却又黑白颠倒说我打他们,简直没人品、没下线,谎言在事实面前无法立足,经过几个小时调解,他们不情愿的赔了400块钱。

    第二天派出所打电话又让我过去,我感觉不对劲,就没过去,一两天得知是有领导给派出所施压,想把我给拘了,打人者逍遥法外,还有领导施压要拘被打者?司法腐败到这种程度,实在令人汗颜!我辞职后这事才不了了之。
    小区租户感慨:在小区住了几年,收物业费一直都很难,租房的还交点物业费,不交的都是业主,‘再熬XXX又省一年物业费’群里多次出现,虽然不是业主,咱也知道物业公司保安、保洁、电梯维护、垃圾清运这些都要钱,工人干活也要工资,电梯、二次供水用的电也要交电费。物业费是业主应该承担的物业公司服务费,不交费又享受服务有点不讲理和霸道。
   小区确实停过几次电,《水电接管通知》也以有停电为由升级电卡,实际却把电卡给换了,收费也换成监狱收,9月份产生5万多公摊电费,监狱就又发通知每平方要交5毛钱公摊电费,不想交公摊电费就去交物业费。业主两年都不交物业费,是东鼎公司一直在承担这些费用,小区业主都是高学历、高素质的公务员,这些道理应该比老百姓更明白。
监狱接管水电、收公摊电费、物业费,小区住户都知道,有业主不满的表示:动不动监狱就以业委会的名义干这干那,实际上小区业委会从老监狱长退休就不存在了,没主任、没成员,公章在行保科,科长退休后,公章移交给了工会主席,东鼎物业来的时候业委会就不存在了,以业委会名义发的通知都是工会盖章、行保科实施,监狱就是业委会的实际控制者。
   宁馨苑小区物业经理说:东鼎公司2019年参加招标,正式的《中标通知书》没拿到就被要求进场,正月初八开始物业服务,正式合同却一直都不签,工会主席的理由是要试用半年,半年后再说。

    东鼎公司进场两三个月后,监狱派工会张主席和王总协助物业开展工作,王总指派一名监狱退休职工当物业经理,要求月工资5000元。
    2019年东鼎公司物业工作开展非常不顺利,业主以监狱没跟物业签正式合同为由拒交物业费,时不时去物业堵个门、锁个门、占据物业办公室不让办公、撵走正值班的保安、某个人代表小区广大业主往门上贴‘即日起你们公司不可能收到任何物业费’的《告知书》、阻止交物业费等一系列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的逼迫物业撤场,东鼎公司报警,最终这些扰乱物业正常办公的行为未被处理,多次向监狱领导反映,矛盾不但没化解反而越来越深。

    2019年11月28日,一位李姓“占地工”业主持一份加盖宁馨苑小区业委会公章的《告知函》到物业办公室,通知东鼎公司撤离本小区。
    东鼎公司找监狱协商,同意撤离,但监狱要把刚来时监狱让东鼎公司垫付的上任物业公司带走的业主预交水电费余量和其他遗留问题产生的几十万元费用结清,因为当初让东鼎公司垫付费用时监狱某领导承诺由监狱归还,而此时某领导却矢口否认,说“三供一业”改造就是要单位要跟家属院脱离,小区的钱是业主欠的,要钱找业主去。某领导太会打太极,东鼎公司无奈委托律师介入处理,监狱没还钱但也没再提让撤场。
    2020年,受疫情影响,小区短暂的停了几次电,大概五六月份,监狱某领导与物业项目负责人沟通物业情况时,某领导“善意”提出:下半年开始小区物业交给监狱运营,为了照顾东鼎公司名声,监狱挂靠东鼎公司物业资质,挂靠费再议,名义上宁馨苑小区还是东鼎公司的项目,这样即保住了东鼎公司的名声,物业上的问题也解决了,要是不同意,他们也有办法解决资质问题,东鼎公司一直收不上物业费还得撤场,到时候项目和名声都没了。
    东鼎公司回绝了某领导的“善意”后,各种检查、执法、处罚接踵而来,大部分交钱没票据,消防检查认为小区部分楼层未配置灭火器、未配置应急照明灯、未配置疏散指示标志予以处罚,但这些配置东鼎公司接手物业时就没有,处罚主体不应该是物业公司吧?
    8月份,物业办公室突然因电线老化停电,去年“三供一业”改造时刚更换的电线几个月就老化了?改造是行保科负责,竣工验收没让物业签字;改造后的监控没移交、一直不能使用;路灯依然不亮;新装的电子门禁锈迹斑斑,系统无法启用,形同虚设。向罗科长反应,连门都不让进,直到目前物业办公室仍然断电,无法正常办公。
    今年9月监狱以业委会名义发通知,又以业委会名义收水电费、物业费和公摊电费,物业负责人认为监狱从招标、中标不签合同、业主拒交物业费、指派项目经理、阻挠办公、发撤场告知函、“善意”提议、联合执法、停物业办公用电、接管水电、收公摊电费等一系列操作,其最终目的是要自己经营小区物业。
    希望宁馨苑小区的问题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也呼吁纪检部门介入调查,维护业主和企业的合法权益。

 

星空观察网,黑夜中寻找光明。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