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临海:老父亲当年被殴致死 四兄妹联名请求追凶

2019-07-22 21:18 来源:晨报新闻
“为了两村民众之安危,1979年6月,我们的父亲赵永全(时年55岁、担任浙江省临海县大石区河溪公社赵家大队治保主任),被临海市河头镇黄山村(原黄炉大队)朱某华、朱某金、朱某吉、朱某国、朱某林、朱某丰六人残暴致死。至今时过40年,正义仍未得到伸张。”近日,浙江省临海市河头镇赵家村赵某中及赵某敏、赵某云、赵某飞四兄妹联名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请求有关部门以涉嫌故意伤害(死)犯罪立案侦查,在查清事实基础上依法作出公正处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1979年6月3日中午12点左右,黄炉大队阵家岙村民朱某华,把耕牛赶进与其交界、正在封山育林赵家村坦磐山中, 破坏山林繁植。赵家村管山员赵某媒看到后,叫朱某华把牛拉走,朱某华不但不听反而大吵起来。在附近干活的管山员儿子赵某周听到后,与赵某足等3人空手来到山旁。赵某周想去拉还在山里吃草的牛,在必经一丘田里,朱某华阻拦并用镰刀砍向赵某周额头致手臂(30余针)。周大喊救命,在下面抖草子的第四小队十几个社员,有的方便带着2厘米粗抖草子小竹棒,有的空手上去了解情况。
 
朱某华跑回附近的家,叫来20余人,手持木棍、短驻、两钉钯等凶器前来殴打四队几个人。随着打斗声扩大,两村民不断增加。赵某奇被黄炉人耳膜打穿孔,黄炉大队占领赵家山头挖石块不停滚砸声,激怒了在下面干活的第一、五生产队的十几个不会打的小后生和赵某早等5个人上去。几个小后生用小石块和黄泥块抛阵家岙前面一排十几间房屋瓦片后,躲在大岩石下避山上石块滚砸。朱某森等人在阵家岙晒场头排着与朱某金等人对打。占领山头的朱某丰等十几个退下来把朱某森肠打穿孔。
 
下午2时许,在下面抖草子的我父亲接到大队支书通知,说公社小虞叫他一起去劝架。我父来到赵家太阳山望山厂(阵家岙交界),碰到林业队长赵某富,我父亲与他说,你来了正好我们一起上去劝架。赵某富等人劝他,你年纪大了不要去。我父亲讲,上面有公社干部在,没事的。于是,两人一起来到阵家岙晒场边。看到激烈打斗场面,我父亲马上站到两村交界纺车岩上大喊',“两边退去,有话好讲有话好讲”。公社小虞走过来,叫我父亲负责,把本村村民压下去,自己负责黄炉人退去。
 
在两村退去停止时,黄炉大队治保主任朱某金,看到我父亲和赵某富二人还没有回家,就叫本村村民把这两个捉食掉(打死意思)。当时有六、七个人追下来,在阵家岙大丘田上棍棒横扫赵某富,他逃得快没有打着。当时黄炉人不想打劝架的我父亲,朱某金又说,“不管他是老师头(师傅)不是老师头打掉再讲”。我父亲来不及逃,在大丘田上,朱某金手下打手朱某吉第一个用八尺长棍棒打在我父亲右臂膀上。我父亲倒在地上打滚时,朱某金、朱某丰、朱某吉3个人一齐乱打。我父亲滚爬到下丘追到下丘再打。这时候朱某华、朱某国、朱某林看到我父亲还会逃命,于是6个人一起,分别用短驻、草捎、棍棒从头到脚,通打到第四丘剩下一口气才停止。朱某林看看我父亲还有点会爬动,一人继续殴打到第六丘完全昏死才罢休。
 
不知过了多久,我父亲苏醒挪到望山厂,碰到赵某昌在他搀扶下走几步坐一坐,摇晃到村口碰到4点放学回家(约15分钟)去接他的次女与妻子。次女看到父亲、变形身材手臂悬荡着移步样子,不忍心问他谁打你,他轻轻讲某金喝令某吉打第一击。来到家门口大女儿问他谁打你的,他说某金喝令某吉打第一,还有某丰他们五、六个打我一个。到楼上不到半小时就呕吐起来昏迷不醒,马上送卫生所(路上全身抽筋)无法医治,连夜送台州医院做头顶开颅引流手术。因全身乌青,臂膀骨折,脑盖挫位等重伤,医院抢救无力回天,次日早上8点死亡(该案件目击者在证人证言本和调查本上有详情)。
 
案发次日,临海县公安局冯副局长带队到黄炉大队要求交出凶手,并亲自到现场勘查,指令黄炉大队干部提供的,朱某吉、朱某国、朱某林(冒名朱某森)、朱某丰4人回顾表演追打过程(直接漏掉主凶朱某金、朱某华),并绘制了示意图和作案工具。法医拍下了所有受伤及手术部位照片,也说过体无完肤严重脑震荡死亡。公安部门后来认定朱某丰是致命凶手,6月7日将其刑拘。9月18日逮捕后因证据不足羁押6个月释放,其他3人因没有充分证据证实是打死赵永全的凶手关3天放掉。

  此案当年因缺少我方现场主要证人,全案缺少首要分子和致命凶手等因素无法破案,处在停滞状态。现在事实清楚,新证据材料确实充分,证据达到确定无疑程度,应当重启命案刑事侦查,依法追究组织者、唆使者及积极参加者的刑事责任。
 
我们的父亲被残害后,村老妇女主任49岁的母亲难以接受双重打击想一死了之,为了10、13、16、19、26虚岁的几位子女,她既做娘又当爹,边申诉边起早落夜做收成不到别人一半农活,还要纳粮,年年借粮食过日子。还与我们一同找遍了大石区所有会写状的老师。与大女儿一起坐拖拉机送60里路外公安局、检察院要求依法处理。10岁小儿子吃不饱穿不暖无人照顾,15岁得肝炎无钱医治22岁病死。每天练沙包石锁,长大为父报仇的他带着遗憾离世。如我们的父亲在,小弟绝对不会死。
 
当年团委书记的大哥,辞去预备党员与同学一起东奔西跑为父申冤无结果自暴自弃,十年后被蛇咬去脚趾,大儿子得慢性病,生活上不顺利蹉跎岁月使他对周围一切都感到失望。十二年后61岁母亲操劳过度,病倒在宁波一院二个月得救。因当年不懂事的我们,受对方颠倒黑白影响,冤枉父亲救赵某富时参与打架。后来6个凶手不知去向,查找父亲档案都说你当我们什么地方想找就找,吓得不敢再问。对方有部队首长亲戚,从此不敢也无法继续。
 
现在真相大白,做子女的于心不忍。六个凶手都健在,也从无赔礼道歉赔偿损失,迫切希望执法机关依法重新处理,还为两村民众安危而无辜被残暴致死的老党员干部公道,及亲属合法的诉讼权利,让所有亲属重见光明。
 
我们认为,其一,朱某金、朱某华等6个凶手的行为,已触犯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涉嫌构成故意伤害(死)犯罪,并且有持械追逐致死加重情节,依法能够判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故申请予以立案侦查,迫切希望尽快破案。  
  
其二,当年证据不足,是6个犯罪嫌疑人没有主动归案配合公安部门调查,故意隐瞒事实真相,隐匿罪证(冒名串供欺骗引诱嫁祸他人等不择手段),使证据无法形成有力证据。我方不在场个别群众不现实证言,使证据链无法形成有利证据,严重影响案件侦结。
 
其三,现在我们全家查找了当年现场群众,并与律师作了全面调查了解笔录,公安部门也补充了当年现场群众的调查。侦破此案难度不言其中,但绝非无法查办程度,有双方相印的目击证人证言和被害人遗言,当年部分犯罪嫌疑人口供,勘检照片等原始材料完整,只要模拟现场,即可清楚当时真实情况。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今天,为了打击犯罪伸张正义,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条规定,请求公安机关尽快依法处理这起命案。相信新时代党中央英明领导,高水平高科技侦查技术有能力侦破此案,将凶手绳之以法维护法律威严。  (未名)
 
来源:晨报新闻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