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子肇事叔办案——四川旺苍县一起交通事故处理涉嫌违法

2018-09-05 09:02 来源:中国网
原标题:侄子肇事致人死  叔叔办案胡乱行
         四川旺苍县一起交通事故处理过程涉嫌违法违纪
 
四川省广元市旺苍县东河小学退休教师郑秀玲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称,在2014年6月27日的一起交通事故处理过程中,旺苍县交警大队事故股股长柳某福与肇事车主、其侄子柳某国相互串通,弄虚作假,徇私舞弊,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恳请上级有关部门重新调查认定,还原事实真相,还其弟一个公道。

       
 
  
 在一份题为《侄子肇事致人死 叔叔办案胡乱行——四川旺苍县一起交通事故处理过程涉嫌违法违纪》的书面反映材料中,退休教师郑秀玲陈述了事情经过:我叫郑秀玲,女,出生于1962年4月,汉族,大专文化,是四川省广元市旺苍县东河小学(旺苍县刘瑞龙红军小学)的一名退休教师。主要反映在2014年6月27日的一起交通事故处理过程中,旺苍县交警大队事故股股长柳某福与肇事车主、其侄子柳某国之间相互串通,弄虚作假,徇私舞弊,涉嫌严重违法违纪的事实。

      
 
 2014年6月27日,我弟郑勇(1969年2月出生)驾驶一辆普通二轮摩托车,由旺苍县三江镇石洞沟向旺苍县城方向行驶。13时45分,当车行驶至省道S202线一处右转弯道时,对面驶来的一辆川H7756号比亚迪小型轿车(肇事车主柳某国,四川省旺苍县黄洋镇黄洋村人)在弯道处超车时直接撞上我弟郑勇摩托车的羊角,造成我弟郑勇被撞飞受伤,两车部分损坏的交通事故(肇事车撞上我弟时,我弟来躲闪,求生的欲望让他瞬间采取急刹,他说看看能不能不被当时撞死)。我弟郑勇伤势严重,于2014年9月8日在其家中死亡。
 
 事发时,肇事车主柳某国的叔叔——旺苍县交警大队事故股股长、交警柳某福到现场后,不给肇事车主柳某国测酒精含量,故意不开执法记录仪,把事故中的伤者扔到120救护车上,就把肇事者柳某国当场放了。救护车到医院后,找不到人拿钱救伤者的命。
 
      
 
 因为交警柳某福与肇事车主柳某国系叔侄关系,所以交警柳某福只听肇事车主、其侄子柳某国的话,明知道肇事车主柳某国一顿饭进了两个酒席场合,才故意不给他测酒驾。他们还暗中商量好,找了一位名叫刘某的男子来顶包,以掩盖肇事车主当时在现场的证据,还说车主当天在绵阳市出差去了。可从交警现场拍摄的照片中,可清晰地看见肇事车主柳某国当时还亲手拿着120医生给我弟的输液瓶呢。
 
 在交警未到现场时,肇事车主柳某国还把除了己方和受害方以外唯一的证人——大货车司机喊走了,说:“是我的责任,与你无关,你开车走吧。”那个大货车司机坚持要留下来等交警来,可柳某国这劝那劝,那个大货车司机才勉强开车走了(是我弟郑勇当时亲眼看见和亲耳听见的)。然后,肇事车上的三人就在那儿商量后伪造现场,找人顶包,找人作伪证等。
 
 当时,我弟郑勇虽已瘫痪,但头脑却非常清醒,亲眼见到此情景。事发第二天,我们再三要求交警队柳某福回避,可交警队不批准,还让柳某福负责这个案子。最终导致了对事故认定的不公,让我弟郑勇负主要责任。我们多次找当地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至今4年多了,事情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柳某福还说:“你就是去找县委书记、市委书记,(他们)也管不了我。”
 
      
 
 事发后,交警柳某福叫车主不拿钱,说,这个车祸伤是个无底洞。还给我们做工作,喊我也不要拿钱救。我说:“我弟那么年轻,我怎么忍心!我只想让我弟活着。”无论我怎么找他们,怎么求他们,他们就是不拿钱救人,不拿钱做手术。最终,我弟因无钱而延误了手术时间,又因无钱医治而导致了呼吸衰竭而死。
 
 四年多以来,我经历了心理的、身体的各种折磨,还经历了肇事车主柳某国的各种威胁、恫吓,随时都担心被他开车撞死或找人杀死。我甚至都不敢一个人出门,免得发生任何意外后没法给弟弟伸冤。所以,我暗暗发誓,一定不能让我弟冤死,也不能让自己冤枉地背上为救弟车祸受伤时借的近30万元的治疗费(因为肇事车主不拿钱)。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扎实推进依法治国,全面推进司法改革,无数错判案件得以沉冤昭雪。这是对社会正义的诠释,更是对冤魂及其家属的慰藉。“我们的诉求,一是希望上级主管部门重新调查认定,还原事实真相;二是依法判定肇事车主柳某国和顶包驾驶员刘某酒驾肇事,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四川省广元市旺苍县东河小学退休教师郑秀玲如是说。(林雪娇)
 
(来源:中国网)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